和「历史传奇」作队友是什幺感觉?Hughes:乔丹更直接而詹

这个问题绝对谈得上一个典型的冷知识:你能说出和Michael Jordan以及LeBron James都共用过同一个更衣室的四名前NBA球员的名字吗?

和「历史传奇」作队友是什幺感觉?Hughes:乔丹更直接而詹

Scott Williams可以。事实上,他曾多次利用这个难题来诱骗朋友们请他喝啤酒。但他确实是极少数的那几个人,压倒性的极少数人。因为他是球队的一员。

这是一家拥有近25年篮球经验的独家球队。这两名球员普遍被认为是NBA历史上最伟大的球员,他们的职业生涯没有重叠,也从未在同一个球场上竞争过。他们只是通过採访或电子游戏进行假想的决斗。在乔丹告别他所征服的联盟两个月后,James大步迈上麦迪逊广场花园的舞台,正式开始了他的攀登之旅。

15年后,与乔丹和James都做过队友的球员球队不再壮大。乔丹的最后一位队友现在已经淡出联盟。但是对「谁更出色」这个问题的讨论还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在这个过程中产生了分歧也定义了友谊。这也是NBA推特和电视节目的话题来源和支柱,即使不说的很明白,但这个不可避免的比较仍然隐约可见。

如果有,那一定是这四位普通的队友更有资格讨论这个问题。

Williams现在在亚利桑那州拥有一家媒体和安全公司,他作为一名新秀在芝加哥同乔丹作队友,然后在James二年级那年他成了克里夫兰队内的一名老将。Larry Hughes现在在圣路易斯经营着一所篮球学院,他在华盛顿和乔丹共事,几年后又在克里夫兰和James碰面了。

Jerry Stackhouse,现在是曼菲斯灰熊队的助理教练,Brendan Haywood,现在是NBA电视台和特纳体育的分析师,这两人都是乔丹生涯末期时巫师队的队员。前者最终在迈阿密与James相遇。后者在NBA的最后一个赛季刚好是James「回家」的那年。

和「历史传奇」作队友是什幺感觉?Hughes:乔丹更直接而詹

当然,这四个人也并不是「谁是历史第一」这个争论的唯一仲裁者。毕竟,没有人在各自的生涯中同乔丹和James都有过交手,但他们至少可以提供一个窗口让我们去了解这两位伟大的球员。这四人中的三人在2018-19赛季前接受了Yahoo体育的採访,并深入探讨了乔丹和James各自的特点和不同。

乔丹在训练场上的故事

当这四个人中的第一个人于1990年来到芝加哥开始同乔丹作队友时,这里已经发生了许多故事:数量不多,也没有广为流传,但的确存在。不到一年前,乔丹紧握拳头猛击了Will Perdue的脸。

和「历史传奇」作队友是什幺感觉?Hughes:乔丹更直接而詹

儘管如此,Scott Williams还是以落选自由球员的身份来到了训练营,期待着训练。那是令人筋疲力尽的训练——每天两次,一次三小时,连续两週。儘管他的内心已经燃起了火气,但是他仍坚持训练。可即使这样,他还是被捲入了「战争」。

乔丹的好胜心与日复一日坚持高强度的训练已经成了一段传奇佳话。他的前队友可以证实所有的传闻。每一天,每一场训练,一对一单挑,二对二的帮助与恢复,三对三全场攻防训练(不允许进攻球员运球或者空接,防守队员需要全场紧逼),三对三,五对五,半场的投篮训练,甚至是纸牌游戏。Williams说:「乔丹把每件事都当作是竞争。」

这意味着一切都伴随着喋喋不休,很少会有友好的场面。即使在乔丹职业生涯的末期,垃圾话,无礼与不敬仍充斥着训练场。Hughes回忆说:「那里的训练与我在其他所有地方经历的都不同。」

Haywood说:「他经常叨叨着他将如何摧残你,将你摧毁于一个怎样的境地。」

Haywood还记得在华盛顿的一次训练中,他在对方的转换进攻中对位上了乔丹。「在三分线附近,我往后退了几小,因为三分不是他擅长的武器。他见状立即拔起跳投,投进了那个三分。他只想打得我无话可说,那样子就像是在教训我:孩子,你应该更清楚,你是看着我的球长大的。在这个球场上我没有做不到的事情。」

Williams用「惊讶」这个词来向我们表达了他的情感。在初见乔丹时,他能做的就是对那一切感到惊讶,这位MVP在训练场上果然比任何人都更加努力。Williams在NBA的下一站是费城,那里的明星球员的态度是截然不同的。他们会说:「想把精力都留在比赛中。」于是他们会在场边骑被固定着的单车,一边锻鍊一边说垃圾话,而其他队员们则在场上训练。

但反观乔丹,在他23岁的时候,管理层因为他的脚伤而限制了他的训练量,而这遭来了乔丹的猛怼。也是他,在38岁时,于球队在主场击败对手仅仅四小时后出现在了下一个对手的客队球场,开始了训练。

Williams说:「只有当Phil Jackson强制他放鬆一下,或者说坚决要求缩短训练时间的时候乔丹才会这幺做。而他在被迫停止训练的时候还会在场边边走边报着粗口。

Williams在谈到乔丹似乎拥有无尽的干劲时说道「我从来没有在其他球员身上看到过乔丹这种精神。直到在我职业生涯的第15岁,我加入克里夫兰。」

不同风格的超级巨星

在生涯中期,Williams在NBA又辗转了5支球队,生涯一共效力过7支球队。「我曾和一帮很有天赋的明星球员一起打过球,但他们却不够职业。我不是在指Iverson或者谁,现在我只是在谈论乔丹和James。而他们身上有种特别的东西,你可以很轻易的体会到,他们就是不同于其他人的超级巨星。」

不同于同时代的人,但也不同于彼此。Williams说:「James不是乔丹那个类型的杀手。乔丹会想要把你那颗还在跳动的心脏从你的胸腔里掏出来,然后餵给你吃。而James没有,他对胜利有着强烈的渴望,比起个人他更渴望的的是整支球队的胜利,那并不是一个纯粹杀手的本色。」

James看着乔丹长大。他在高中三年级之前就遇到了乔丹。他崇拜着乔丹,但从来没有过分的模仿,也没有明显的抄袭。因为James也观察过其他人,比方说他爱Iverson,他甚至在他的时代到来之前就深入研究过这些。他会问Williams关于每一个人,从魔术强森和Larry Bird到James Donaldson。「他想了解James Worthy的事……那些他年轻时不一定见过的人,但他回去上了YouTube看了那些经典的战役。」

James对篮球的痴迷是有据可查的。他会陷入到对事情的着迷当中去,他会看许多东西,从WNBA到二级联赛,他总是在不停地学习。

Williams回忆说,James在他还是个青少年时已经开始扩展自己的视野,充实自己内心本质的东西了。凌晨很早在大部分老兵还在打盹的时候,James已经开始努力了。坐飞机的行程对于James来说是录影分析会。骑士队的工作人员会做好剪辑工作,James会研究下一个对手,或者对自己的比赛进行剖析,偶尔还会向附近的队友提问,甚至会站起来和教练讨论。

在那个时代,乔丹没有必要去做同样的事情。但是,Haywood说:「他们俩几乎完全相同。因为这两个人都了解这项运动,深入地研究这项运动并热爱这项运动。他们也会关注球探报告,并可以告诉你每位球员发展的方向与趋势,他们的弱点,他们的优点。他们希望他们的队友也能这样了解其他球员。

Haywood视乔丹「残忍」的一面是这两位球员的区别所在。他们都在自己所属的时代里拥有无与伦比的激情,只是表现形式不同罢了。

「当然,James也想赢,」Haywood保证道:「但他某一天可能会走出来,变得被动,因为他想让其他人参与进来。他会更像是游戏中经理人的角色,试图去成为球队的次级经理。」

不同类型的队友

Williams初到芝加哥的那年也是Dennis Hopson在公牛的第一年。Hopson那时候还是个精力充沛的25岁的双能卫,前一个赛季在纽泽西他可以场均得到16分,而回报却是被交易到了公牛——那意味着每天他都要同乔丹决斗。

不到两年后,他就淡出了联盟。

Williams说:「乔丹在日常训练中对待Hopson的方式是我在职业生涯中见过的最令人沮丧的事情之一。乔丹在身体和精神上无情地碾压Hopson以至于后来Hopson被压垮了。他尽力地在训练赛中阻止乔丹,却无能为力,公牛也将他交易到了沙加缅度。

「这并不是乔丹对待别人的缩影,这只是他每时每刻全神贯注的反映。他就像一个单独的齿轮不停的运转。」

哪怕是在十年后的华盛顿,乔丹仍然没有退让。他会同Bryon Russell对抗,在他的头上绝杀。Hughes说:「训练场,更衣室,公车上,飞机上……他永远都不会退让,他永不疲倦。」

接下来是Kwame Brown。Hughes说:「乔丹曾让Brown下不了檯面。」Brown否认了乔丹让他当众流泪的报导,部分原因是乔丹诽谤Brown是同性恋歧视者。不管怎幺样,只是说,乔丹是无情的。

Hughes说这正是两人的区别所在:「乔丹更直接而James更宽容。」Haywood说,James会用积极的态度去给球队提供正能量,他会发表鼓舞人心的演讲。

Haywood认为James在迈阿密时从Pat Riley那里学到了团队友爱和包容的重要性。回到俄亥俄州东北部后的第一个赛季,James在热身赛巴西之旅的期间租了一幢豪宅,供球队共进晚餐;他还组织了电影之夜。在去奥克拉荷马城的旅途中,他带队友去了Kevin Durant的餐厅。

同时,James也传播物质财富。在beats发布新品后,James会戴上全新的耳机出现在队友的更衣室中,新款Nike鞋也是如此。如果James出演了三星的广告呢?经销商在第二天也许会在球队的酒店里发手机。

Haywood说:「我认为,这可能是最大的不同。James想要建立这种关係。乔丹也会有那种关係,但如果没有的话他不在乎,只要你赢得比赛就行。

到底谁是历史最佳?

三者都承认定量比较的难度(Stackhouse肯定也会这幺认为,他在为新赛季做準备而没有接受採访)。但这三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也是相同的看法。到底谁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球员?

Haywood说:「就现在而言,是乔丹。」

「当你谈论伟大的时候,」他继续说,「乔丹是统计数据、胜利和总冠军时刻的最佳组合。有些事情不是统计数据能够体现的。」

Hughes和Williams谴责了在一些场合人们将辩论转化为只去看统计数据的行为。Hughes承认,James的数据将会「让人大吃一惊」,但是当你真正在他们身边打球的时候,你很容易理解,那些时刻,那种感觉,会让人铭记。」

Williams说:「我从来没有做过数据统计。别跟我聊数据。那是为蠢货傻瓜们準备的。」

Williams考虑到乔丹「杀手的本色」也站在了乔丹这边,他是更冷血的一方。同时,Hughes也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他说:「是乔丹,这个选择对我来说很容易。毫无疑问James是伟大的,每当我和人们谈论话题,我会说,乔丹就是那个飞人。然后James横空出世,接过乔丹的衣钵,James所做的一切都在可接受的範围内,没有问题,他很棒,但是乔丹就是那个飞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