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那里】回忆开天窗

【这里那里】回忆开天窗【这里那里】回忆开天窗【这里那里】回忆开天窗【这里那里】回忆开天窗【这里那里】回忆开天窗【这里那里】回忆开天窗 【这里那里】回忆开天窗

正当我在烦恼这个星期天该去哪里野好呢,这才发现原来上个星期天那篇文章,一开头就犯了个错误。我记错了。当了两年的流浪狗,回来以后十八年来,除了清莱的快乐窝,我还住过两家青旅。2008年11月,第一次去柏林,就在东柏林腓特烈树林区某家青旅落脚,名字现在怎幺也想不起来了。2012年10月,和老友记重游京都,住左京区某家青旅, 名字倒是记得清清楚楚,不光因为年代较近,也是因为名字够怪,叫做“六九六九”。前者我睡单人房,后者我睡双床房,可能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没有睡青旅的感觉。前者的单人房是由厨房改装而成,既小又窄,只有一口小小的窗,比较像是牢房。后者乾净舒适到没话讲,日本人嘛。两者地点都很理想,腓特烈树林区是东柏林最有文青Feel又不假掰的地段,住在那里气质都会变得好一点点;“六九六九”则在哲学之道附近,可以闲闲地走路去法然院,整个京都我最喜欢的就是法然院了。

讲到日本人,我又想起1998年游北海道,环岛旅行。绕了大半圈,来到屈斜路湖,入住屈斜路井亚青年客栈,屋主亲手设计,造型奇特,像太空站,不过因为整栋都是木製,不但一点也不冷冰冰,反而感觉非常温暖。印象最深刻的是共用卫浴,乾净到可以睡在里面。我和另外三个背包客睡阁楼,开有天窗,晚上可以数星星,不是睡不着,而是捨不得睡。屋主真是奇才,不光懂得建筑设计,还煮得一手好菜,知道我是吃草的,特地为我一个人準备全素日式晚餐,让我有一种独享特权的错觉。晚餐过后还有水煮玉米,清甜爽脆,那些日本人都把玉米啃咬到整整齐齐乾乾净净,我的却是坑坑疤疤。将近午夜意犹未尽,屋主开车载我们去泡野温泉,乌漆麻黑的,脱光光也没有人看得见。我的豔遇是一只小狐狸,那是我生平第一次看见狐狸,小狐狸不怕人,怕人的话就不会从林子里跑出来跟我讨东西吃。我问狐狸:“你的小王子去了哪里?”狐狸没有回答,这是牠和小王子之间的秘密。